分类目录归档:未分类

魏奇峰:警察痛殴厅官夫人 百姓无力观望

“大水冲了龙王庙,公安便衣把湖北省政法委领导家属当做上访对象给暴打了!而且这事,就发生在光天化日下的省委大门口。”昨日,网上热传“打错门”,网友纷纷以“太搞”、“很魔幻”、“生活比小说更有想象力”、“令人发指”发表评论,也有很多网友不敢相信这是真的。(7月20日《新民网》)
真是“大水吹了龙王庙,[……]

继续阅读

Brian Fuller:最好的工程师都有强迫症吗?

我的侄子Roy是位医疗工程师,上个月曾经和我们一起为我们的小木屋安装室外淋浴器——汗珠顺着他的灰色胡须流下,他一次又一次测量尺寸,测完后还盯着看几分钟,然后再测一次。如果你是木匠,肯定听过一百万遍这样的说法:“测两次,切一次”。
Roy说,“是强迫症造就了伟大的工程师。”
现今,OCD(强迫症)[……]

继续阅读

十年砍柴:“削职为民”与“冠带闲住”的区别

(本文刊发在《南方都市报》。砍柴郑重建议有关部门,以后官员免职而保留官员身份和待遇的,正名为“冠带闲住”,免得草民误会,且顺便可以普及传统文化知识。)

“史上最牛县委书记”张志国的屁股在沈铁城际轨道交通工程办公室副主任(主任由铁岭市副市长兼任)交椅上还没坐热,被神通广大的媒体发现。铁岭市委先是[……]

继续阅读

准备做手术

上星期在武汉艾格做了两次YAG激光,打掉了百分之二三十的飞蚊,但剩下的飞蚊仍然让人难以忍受,估计再做YAG也没啥效果。
在百度贴吧发现浙江吴医生可以做27GFOV,估计费用在三万以内,准备去做。迟做不如早做,拖得太久,玻璃体牵拉视网膜造成网脱就问题巨大了。
研究吴医生在贴吧的发言,澄清了两个误解[……]

继续阅读

夜车

大巴在傍晚出发,把灯火辉煌的城市抛在后面。
我此行的目的并不算光彩,我要去见的那个人是我的前女友,那一年,就差一点点我们就结婚了,但现在她是别人的妻子。
一个小时之前我突然接到她的电话,她说她在一家旅馆等我,要我马上去见她,如果没等到我她就会回家去,回她丈夫那里去。自然而然的,听到这个消息,我立[……]

继续阅读

薛兆丰:火车票低价造成了举国浪费

[讨论意义大] 十年前我开始不断撰文解释,要治理春运综合症,即乘客长时间排队、黄牛党猖獗和火车站大混乱等关联现象,有一个办法,也只有一个办法,那就是让火车票充分提价。十年来,这个建议只在小范围内得到重视和讨论。今天,我的观点没有改变。春运现象是学习价格理论和研究公共政策的优良范本,值得每一位对经济、[……]

继续阅读

梁泉:“文明联播”的“民间有约”

凡是对穷光蛋的“三十年河东”后,对小商贩“摸着石头过河”历程有基本了解的大陆人都会明白,“三十年河西”改革开放的主体与主导乃是民间,而并非“我党”。所以,深得汪丁丁赞赏的周其仁教授所说“改革就是把能解决问题的办法合法化”同样也能得到人们的普遍认同。为此,作为一个坚持“目前,我们必须保障的是社群自行发[……]

继续阅读

初雪时节的青春

点点的初雪,让我们记起还有季节——这世上除了时间,还有季节。对我们来说,时间是充足的——时间太多,人世太长——真不敢相信一个人能活得这么久。青春时光将我们挟裹而前,包括我们那些可爱又可哀的恋爱故事。因此我们虚掷青春,仿佛它是垃圾或毒药。所以这一切就自自然然地发生,发生在中国腹地的一个中等城市,因此我[……]

继续阅读

天狼星

天狼星在天狼星耗尽了它最后的能量,变成一个灰白的死恒星的时候,我回到地球上来了。这时人类早已毁灭了,我目光所及尽是红色的尘埃,或是紧紧贴住岩石生长的苔藓和蕨类,偶尔可见几只蜥蜴和不知名的爬行动物。我到哪里可以找到你呢?你的灵魂寄居在哪一株植物或哪一个动物身上呢?如果我意外地发现一只本来已不可能存在的纯白毛[……]

继续阅读

异乡

是谁娇嫩的嘴唇,有如拂过我们面颊的花瓣?
让时日流逝,让年龄增加,让我们维持呼吸,并为之四处奔走。我们现在正是奔走在一座跨过铁路的天桥上,火车在桥下,它经过的时候大声吼叫着,喷出浓烟,并把灰渣洒在我们头顶和肩头。鸡又在啼,湖水涨起,湖面闪烁耀眼的波光。我们在异乡里想着异乡,在酒里想着酒,在夜最深,[……]

继续阅读